您所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铁建文苑
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
本篇目已被阅读 次  
    某日父亲翻出他以前的旧手机,手机里还保存着我与他之间互相发送的短信,从我大一有人生中第一部手机开始,后来他手机内存不够了,就把与别人的短信删除,独独保留我的。我有些惭愧,这看似细小却贴心的举动,我自己根本没做到。而在那个没有移动通讯的年代,杨绛完整妥帖地保存着与丈夫钱钟书和女儿圆圆的信件,每次出远门回家后互相分享带回的琐琐碎碎的“石子”,乐此不疲在散步中寻找生活趣味的“探险”,对旁桌的人“格物致知”的独属于他们仨的小快乐,这些汇聚成寻寻觅觅长达万里、63年相守相助,相聚相失的梦。
    这是一篇杨绛先生做的关于“我们仨”的梦,是时空里被盗的梦,是寻梦追忆梦,是担忧梦预知梦,梦里的三里河寓所变成了古道客栈,一路绵绵远道相隔万里,梦里的地势时起时伏,梦里的人知道自己仍在天地之间,也许她不知道是梦境,也许她心里明白,因这梦境历历如真,所以寄托于这梦能一直做下去,未完待续。
    圆圆自小懂事,在她小时候被查出“穿骨流住”,当时还没有对症的药,她听懂了病情,非常心痛地对父母抱歉,“我要害死你们了”;文革期间,她买了一块人造棉,亲手为母亲做一套睡衣,为父亲带来他爱吃的夹心糖,把糖一颗颗剥去包糖的纸,装在瓶里,糖纸藏好,免得革命群众从垃圾里发现糖纸;她说,现在她工作了领工资了,可省下来贴补家用;在父母年迈饭量小没胃口时,会为了他们的营养,买一只烤箱,精心为父母烤制各式鲜嫩的肉类;会在父亲病危时,安排好所有事宜,为母亲讲很多道理,避免她胡思乱想,自惊自扰;她在去世前不久,仍不放心母亲的一日三餐,特地写信教母亲如何做简易的饭食,而她自己当时已经不能进食。
    用杨先生自己的话说,“阿瑗长大了,会照顾我,像姐姐;会陪我,像妹妹;会管我,像妈妈。”这看似日常却温情的举动,我自己根本没做到。我们小时候忙于读书高考,大学后忙于寻找走上社会的路,工作后忙于应付业务客户,我们总是想着为时尚早,想等到我们羽翼渐丰,有厚厚的盔甲可为亲人遮风挡雨,殊不知,家人,才是我们人生最安全的庇护所,温暖的孤岛。也许直到有一日我们自己也有了延续的“我们仨”,终于能感同身受。
    杨绛先生晚年虽孤身一人回忆逝去的至亲,但回忆里的温馨使她不会感到寂寞,“但是,尽管这么说,我却觉得我这一生并不空虚;我活得很充实,也很有意思,因为有我们仨。也可说:我们仨都没有虚度此生,因为是我们仨。”(第六项目部 胡朦朦)
下一篇:梅雨之思


共有: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发表评论
姓 名:
验证码:
您是第 位访问者

网站首页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地图

中铁二十四局集团上海铁建工程有限公司   执行董事、总经理邮箱 chenkewangzjl@126.com   党委书记邮箱 liujiandongsj@126.com

建议:最佳浏览分辨率为1280×1024 IE6.0以上版本

CopyRight 2006-2011 shdw.CR24B.COM ALL RIGHT RESERVED

页面执行时间0.5586 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