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铁建文苑
亲人之爱,只身打马过草原
本篇目已被阅读 次  
    带母亲回英国参加我的毕业典礼,是26年来我们俩第一次结伴旅行,也是她第一次出国。这些年,我们一直延续着以前的相处模式,从小到大,她忙着工作,我忙着学业,鲜少交流。从中国到英国,地图上的比例尺告诉你,大约9000多公里,指的是飞机在空中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的直线距离。9000多公里,你说,需要多少时间去跨越呢?她在视频在电话在短信里很少会问我这里的生活,因为我也只会说一切都好,放心。
 
    《目送》里龙应台写道,儿子十六岁到美国当交换学生,在机场,她看着儿子通过护照检查、进入海关,背影倏地消失,没有回头。“我一直在等候,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。但是他没有,一次都没有。”那一年临行前在浦东国际机场,正值盛夏的深夜,“好好吃饭,照顾好自己,到英国后给我打电话报平安,那边跟我们相差几个小时啊?现在也是夏天吗?你语言没问题吧?如果听不懂该怎么办?为什么要坚持出国呢?留在国内读书也很好啊。”她絮絮叨叨地跟我说着,一边拿出一件长袖的衣服,因为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担心我会着凉。她能做到的也只有如此了,但那也已经是全部她能做到的。因为那对于她和我自己来说,都是一段陌生的人生旅程。她只能送我跨过9000多公里,自己默默留在原地。
 
    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龙应台手下的这支笔,曾经意气风发,针砭时弊,如今在经历过“生死大课”,终于娓娓道来,我也终于感同身受。
 
    而现在,她从我每周都去买菜的超市,学校新装修的图书馆一路走到上专业课的教学楼,再到我的宿舍楼下,我看着她瘦弱的背影,看着她慢慢地艰难地去跨越时间的距离,她也走在我每天上学的路上,脚踩着这片泠然的土地,呼吸着曾经相差七八个小时的空气。她真实地参与到这段曾经对于我们来说都陌生的人生旅程,除了“你好”,“谢谢”,她还是不会说别的英语词汇,她听不懂这个国度的语言,除了我,都是陌生而慌张的。可是,在举行毕业典礼的那天,我跟着所有同届毕业生们,一起走进教堂的时候,我偏过头,看到她坐在家属席位,向我挥挥手,眼含笑意。
 
    而我突然明了,就像《目送》里所写“有些事,只能一个人做。有些关,只能一个人过。有些路啊,只能一个人走。”她陪我走过幼年时期,懵懂稚气,然后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她停住,目送你渐行渐远,我们的这一生,被父母目送着,“其实,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,更多的时候是我们承受爱我们的人追逐的目光,承受他们不舍的,他们不放心的,满眼的目送。”
 
    你只需要知道,“只因我们知道那份可以依靠的爱一直坚实地存在着”。
 
    亲人之爱,给风筝以线,给轻舟以锚,然后怀着满腔爱意,只身打马过草原。(第六项目部 胡朦朦)


共有: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发表评论
姓 名:
验证码:
您是第 位访问者

网站首页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地图

中铁二十四局集团上海铁建工程有限公司   执行董事、总经理邮箱 chenkewangzjl@126.com   党委书记邮箱 liujiandongsj@126.com

建议:最佳浏览分辨率为1280×1024 IE6.0以上版本

CopyRight 2006-2011 shdw.CR24B.COM ALL RIGHT RESERVED

页面执行时间0.5313 s